来自 拜伦诗词人物篇 2020-03-11 09:39 的文章

【人物介绍】爱达奥古斯塔拜伦(Ada Augusta Byron)。

  【人物介绍】爱达奥古斯塔拜伦(Ada Augusta Byron)。

  奥古斯塔·爱达·金,勒芙蕾丝伯爵夫人(Augusta Ada King, Countess of Lovelace,1815年12月10日-1852年11月27日),原名奥古斯塔·爱达·拜伦(Augusta Ada Byron),通称爱达·勒芙蕾丝(Ada Lovelace),是著名英国诗人拜伦之女,最著名的事迹为翻译意大利人查尔斯·巴贝奇早期的程式设计书《分析机概论》(analytical engine),爱达对翻译查尔斯·巴贝奇的《分析机概论》所留下的笔记,被认为对现代电脑与软件工程造成了重大影响。

  爱达是她诗人父亲—拜伦与母亲安妮·伊莎贝拉·米尔班奇(Anne Isabella Milbanke)唯一的合法子嗣。她的名字取自拜伦的异母的姊妹奥古斯塔·李(Augusta Leigh)。拜伦与安妮贝拉的婚事是在奥古斯塔为了避免丑闻,而怂恿拜伦与安妮贝拉结合的产物。然而,在1816年1月16日,安妮贝拉还是离开拜伦,带着一个月大的爱达离开。同年4月21日,拜伦签下了分居协议,并离开英国。

  爱达从未见过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阿拉格·拜伦(Allegra Byron),阿拉格是拜伦与克莱尔·克莱蒙(Claire Clairmont)所出,但于1822年死去,得年5岁。至于爱达的另一位亲戚伊丽莎白·梅朵拉·李(Elizabeth Medora Leigh,是奥古斯塔·李之女)则有与她照过面,并由爱达的母亲告知爱达与梅朵拉彼此的身世。

  爱达·奥古斯塔·拜伦(Ada Augusta Byron)1815年12月10日生于英国伦敦。她的父亲是英国著名诗人乔治·拜伦(George Gordon Noel Byron,1788-1824),母亲是数学家安娜·伊莎贝拉(Anna Isabella Milbanke)。热恋时,拜伦曾戏称他未来的妻子是“the Princess of Parallelograms”(平行四边形公主)。看来,兴趣爱好的巨大反差,埋下了不幸的种子。

  爱达出生后的第一个悲剧就是父母的离异。她父母的婚姻只维持了一年零半个月:1815年1月2日结婚,1816年1月16日离婚,这时爱达出生仅37天。

  既然爱达的母亲安娜对数学有兴趣,而且对“既疯又坏”(mad and bad)的丈夫深恶痛绝,当然就把希望寄托在女儿身上,渴望并鼓励她发展理性的修养,而抵制父亲浪漫主义色彩的影响。于是,爱达接受了近乎严酷的教育。

  爱达6岁时,母亲雇了家庭女教师雷蒙特小姐(Miss Lamont)在家里对她进行启蒙教育。安娜强烈相信,数学作为一门智力的学科,必须让它在爱达的头脑里牢牢扎根。她认为打好数学基础将为爱达提供稳定的、理智的社会地位,而这也是针对“粗鲁、轻率、自负、搪塞和狂妄的良好解毒剂。”

  安娜希望女儿喜欢数学,然而女儿却爱好地理,她花很少的时间学习数学,以便应付母亲的严格要求。安娜发现女儿敷衍后,既要处罚爱达,如关到小黑屋反省,又要斥责并辞退雷蒙特小姐。所以家庭教师的更换比较频繁。而爱达不免要说点小谎话以搪塞母亲。例如,写一些无关痛痒的检讨:“我,爱达,没有好好记笔记,明天一定把它做好。”(I, Ada, have not done the Notes very well, but I‘ll try to do it better tomorrow)。

  还有威廉·金(William King)博士,他1829年也忙过爱达的数学教育。但这位博士的数学根基不深,他自己也坦白他学习数学是通过阅读而不是作研究(by reading it rather than by doing it)。此后若干年,虽然他还给爱达一些帮助,但在1834年他写给爱达的信中,直率地承认“在您的学习中,很快就能把我难倒(you will soon puzzle me in your studies)”。

  除了以上三位平庸之辈,在爱达的一生中,受过三位世界级大师的培养。这就是女科学家玛丽·莎沫维勒(Mary Fairfax Greig Somerville,1780-1872);计算机鼻祖查尔斯·巴贝奇(Charles Babbage,1791-1871);数理逻辑学家德·摩根(Augustus DeMorgan,1806-1871)。三位大师彼此之间有多年交情,对爱达栽 培的默契可能是她短暂一生感受到的最大幸福。

  1830年由于母亲安娜与女科学家玛丽·莎沫维勒的交往,15岁的爱达也成为玛丽家的常客。玛丽有两个女儿与爱达年龄差不多,爱达经常去玛丽家里,度过一个个美好的夜晚。玛丽则带她们一起去听音乐会,还经常去伦敦大学听地理学讲座。后来,她们成立了女学者联谊会,组织参观博物馆,拜访科学家等活动。正是这些活动使爱达认识了巴贝奇。玛丽把爱达当作自己的女儿一样,给她数学书籍、指导她的学习、为她设计思考问题。师徒之间无所不谈,她们畅谈数学问题以及其他自然科学问题,特别是讨论巴贝奇及其制造的计算机器。此外,她们也谈论音乐、绘画等艺术,以及争取妇女受教育权与选举权等政治问题。

  1833年6月5日,在一次聚会上爱达认识了查尔斯·巴贝奇。两周后她和母亲一起拜访了巴贝奇在伦敦的工作室,在那里她看到差分机的演示以及对分析机的设计。爱达立刻为这些机器着迷,这给巴贝奇留下深刻的印象。当时花季妙龄的爱达出落得已令人入神,据索菲亚·弗雷德(她是威廉·弗雷德的女儿、德·摩根的妻子)回忆,“像她这样年轻,能理解机器的工作,而且看到这一发明的无比美妙(young as she was, understood its working, and saw the great beauty of the invention)”。此后她就与分析机结上了不解之缘。

  玛丽1780年12月26日生于苏格兰,1872年11月29日卒于意大利那不勒斯,享年92岁。她的父亲William George Fairfax是英国海军官员,曾担任过舰队副司令。他有两儿两女,儿子都受过良好的教育,女儿却按照当时的风气,没有受教育的必要。玛丽只上过一年学,就离开那所既没有给她快乐、又没有给她知识的牢笼。回家后,她开始读所有能够找到的书,而且自修拉丁文、练习钢琴与绘画。

  1804年玛丽与俄国海军军官Samuel Greig结婚。这位丈夫既缺乏科学知识,又对钻研学问毫无兴趣。三年后他病死,玛丽只好带着孩子回到苏格兰。在朋友的鼓励下,她开始钻研数学和自然科学。在她的朋友圈中,有皇家军事学院数学教授William Wallace,爱丁堡大学自然哲学教授John Playfair。这段时间,她还读了牛顿和拉普拉斯的数学与天文学著作。

  1812年玛丽又与William Somerville结婚。这位丈夫是医院督察,他积极支持玛丽对自然科学,如对植物学、地质学的研究。他们又结识了学术界的许多朋友,如爱丁堡数学教授John Leslie(1766-1832),物理学家David Brewster(他发明了万花筒,kaleidoscope)。1816年,她丈夫调到伦敦工作,而且参与皇家学会的工作。于是全家搬到伦敦居住,从而结识了更多学界名流。如经常去看望巴贝奇,他正在制造机械式计算机。还有George Airy(1801-1892,英国数学家,研究过观察误差的理论),John Herschel(1792-1871,英国天文学家,研究过哈雷彗星。他是巴贝奇在剑桥的同窗好友),William Herschel(John Herschel的父亲,英国天文学家,发现了天王星),George Peacock(1791-1858,英国数学家,研究代数的逻辑处理,他也是巴贝奇在剑桥的同窗好友)。同时,在伦敦也有机会与到访的外国著名科学家见面,如法国大数学家拉普拉斯(Pierre-Simon Laplace,1749-1827),泊松(Simon Poisson,1781-1840),Louis Poinsot(1777-1859),Emile Mathieu(1835-1890)等。

  玛丽的荣誉像潮水般涌来,她成为皇家天文学会会员。英国首相每年给予她津贴。1838年玛丽丈夫的健康恶化,他们移居意大利。玛丽在意大利度过大半生,又写了许多著作。1848年出版的《物理地理学》(Physical geography)是她最成功的著作之一,直到20世纪初,英国许多大学还用它作教科书。

  德·摩根1806年6月27日出生于印度马德拉斯邦的Madura,当时他的父亲John De Morgan是英国陆军上校,正在印度服役。他是家中第五个孩子,出生不久右眼失明。七个月就随家返回英国。在学校,德·摩根因为残疾并无什么擅长,从来不和其他男孩一起运动,相反却经常成为同学作弄的牺牲品。他10岁时父亲去世。1823年德·摩根16岁时进入剑桥三一学院,在那里他遇到老师Peacock 和Whewell,他们成为终生的好友。在那里他取得了学士学位,但要取得硕士学位就必须进行神学考试,对此他很反感。然而没有硕士学位,他在剑桥就很难获得奖学金。1826年他返回伦敦家中。1827年他在新建立的伦敦学院大学(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申请数学系主任的职位,虽然当时他尚无数学专著,但还是得到应聘。1828年德·摩根成为该大学第一位数学教授,在就职演讲中他谈了对数学的研究。1830年德·摩根发表了数学著作《算术原理》(Elements of arithmetic),这部著作曾经多次再版。1831年他原则上辞去系主任的职务,但1836年再次担任系主任,一直到1866年。

  1838年德·摩根引入并定义了数学归纳法(mathematical Induction),围绕这个题目他写过许多文章。德·摩根还出版过有关微积分的著作(The Differential and Integral Calculus)。1849年出版了有关三角学的著作(Trigonometry and double algebra),他对复数给出几何学的解释。他认识到代数的纯符号本质,注意到多种代数的存在,而不限于普通代数。他引入了德·摩根定理,对数理逻辑进行了大胆的改革,这大概是德·摩根最伟大的贡献。德·摩根1871年3月18日在英国伦敦去世。

  1835年7月8日爱达·拜伦与威廉·金(William King)结婚,当然这个人并不是前面提到过的数学教师Dr. William King。1838年爱达的丈夫威廉·金被封为拉夫拉斯伯爵(Earl of Lovelace),因此爱达也获得拉夫拉斯伯爵夫人(Countess of Lovelace)的称号。他们结婚后,有了三个孩子:大儿子叫了外祖父的名字Byron Noel,1836年5月12日出生;女儿叫了外祖母的名字,Anne Isabella,1837年9月22日出生;小儿子仍然留有外祖父的痕迹Ralph Gordon,1839年7月2日出生。这应该算是爱达短暂一生的第二个幸福了。

  如上所述,爱达18岁时听了巴贝奇关于设计差分机的讲演,从而对巴贝奇的机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后来又对全新的分析机特别地着迷。从1836年1月18日开始,爱达给巴贝奇写信,探讨分析机的各种问题。一直到生命结束,她给巴贝奇写了大量的信件。这是研究爱达编程思想的重要资料。

  但最有代表性的文献,却是爱达翻译一本书时所加的注释。那是1842年10月,法国工程师Luigi Federico Menabrea(1809-1896)发表了一篇关于巴贝奇分析机的理论和性能的文章。爱达把它由法文译成英文,而且在其中加入她的许多注释。

  关于这个工作,巴贝奇有一段精彩的回忆:“在日内瓦综合书目上出现Menabrea关于这个机器的实录后,有一天晚上拉夫拉斯伯爵夫人告诉我,她已经把这篇东西由法文翻译成英文。我问她,为什么不就这个题目自己写一篇原创性的论文,你是能够非常亲切地介绍这个机器的。拉夫拉斯伯爵夫人答复道:她的思想还没有形成。然后我建议她在Menabrea的文章上加些注释。这个建议立即被她采纳了。”“我们一起讨论了必须引入的各种插图,我建议了几个,但是否选择完全由她决定。还有一些不同问题的代数工作,例如有关伯努利数的计算,为了减少她的麻烦,我给出一些计算。结果她寄来一份修订,纠正了我在计算中的一个重大错误。”“拉夫拉斯伯爵夫人的注释比原文的长度扩展了三倍。她全力以赴,对于和这个题目有关的很困难、很抽象的问题都作了解释。把这两个资料一起提供给读者,就能理解机器的工作原理,并通过完整的示范,了解如何使用分析机去执行分析开发的任务。”

  注释A:说明设计中的“分析机”与已存在的“差分机”的区别。她的讨论预言了通用计算机(general purpose computer)的作用,这超出了巴贝奇的想象。她表明分析机可以接受各种各样的穿孔卡:“控制卡”、“数据卡”、“操作卡”,它们如何使计算机自动地对输入的数据完成正确的操作。换句话说,计算机能“分析数据”。她还提议数字和其他符号如字母都可以“编码”成数字数据,机器可以处理它们,并给出写成的数据。她甚至要为分析机能产生音乐而奋斗。

  注释B:爱达讨论了分析机的记忆能力,她把记忆装置称为“仓库”。她提出了存储位置或地址的想法。她指出插入“注解或备忘”的可能性,计算机不会执行它们,但可以让人们简明地了解程序将走向何方。

  由于受子宫癌和赌博债务的折磨,有的文献还说她曾经吸毒,这位悲剧性的人物爱达过早地于1852年11月27日去世,生命周期与她的父亲拜伦同样短促,都只有37岁。最后与她的父亲一起,埋葬在诺丁汉郡Hucknall镇拜伦家族的墓地。 当年36岁。很讽刺的,她与她父亲拜伦死于相同年龄,一样死于治疗中的失血过多。她留下了两个儿子与一位女儿—安妮·布兰特贵女。依她的遗言,爱达葬于诺丁汉哈克诺的圣 玛丽亚·抹大拉教堂,长眠在父亲的身旁。

  爱达的形象完美地体现了一位程序员应该具备的科学家与艺术家的双重气质。一方面,程序员需要在数学概念、形式理论、符号表示等基础上工作,应该有科学家的素养。另一方面,对于一个高效的、可靠的、便于维护的软件系统,又必须刻画它的细节,并把它组成一个和谐的整体,所以程序员又应该有艺术家的气质。

  1975年1月,美国国防部(DoD)提出统一高级语言的必要性,并为此在国际范围内招标。1979年5月,从四种入围语言中最后选定了一种。现在,该给它起个什么名字呢?总不能把它称为DoD-1语言吧。国防部通过与英国拉夫拉斯伯爵的继承人莱顿(Lytton)伯爵协商,决定把新语言命名为Ada语言,以此纪念爱达在130年前对程序设计的历史贡献。于是,爱达的名字、生平与事迹才广为世人传诵。

  在第203集的数谜(math-mystery)动画—《数位追逐》里,就有她的身影出现,其配音由的珍·科廷担当。

  约翰·克罗利在他的小说《拜伦的故事》(Lord Byrons Novel)中,拜伦写下了自己的故事,却因亡故而未能完成,之后由其女爱达将故事补齐。

  在史考特·卫斯特菲尔德的系列作《Midnighters》里,其中一名女性主角的崇拜对象正是爱达,更影响了其中三本系列作的内容。

  ada1、Ada是一种表现能力很强的通用程序设计语言,它是美国国防部为克服软件开发危机,耗费巨资,历时近20年研制成功的。它被誉为第四代计算机语言的成功代表。美国国防部之所以把这种语言取名为Ada,是为了纪念奥左斯特·艾达·洛夫莱斯伯爵夫人(Augusta Ada Lovlace,1815-1852),她是英格兰诗人拜伦(Byron)勋爵的女儿,曾对现代计算机技术之父查尔斯·巴贝奇(Charles Babage,1791-1871)的笔记、手稿进行了整理和修正。从某种意义上说,她是世界上第一位计算机程序员。

  与其他流行的程序设计语言不同,Ada语言不仅体现了许多现代软件的开发原理,而且将这些原理付诸实现。因此,Ada语言的使用可大大改善软件系统的清晰性、可靠性、有效性、可维护性。Ada是现有的语言中无与伦比的一种大型通用程序设计语言,它是现代计算机语言的成功代表,集中反映了程序语言研究的成果。Ada的出现,标志着软件工程成功地进入了国家和国际的规模。在一定意义上说,Ada还刺破了“冯·偌依曼思维模式” (Von Newman Mind-set) 的桎梏,连同Ada的支持环境(APSE)一起,形成了新一派的所谓Ada文化。它是迄今为止最复杂、最完备的软件工具。Ada语言是美国国防部指定的唯一的一种可用于军用系统开发的语言,我国军方也将Ada作为军内开发标准(GJB 1383《程序设计语言Ada》)。

  Ada最初设计时关注于3个最重要的问题:程序的稳定性和可维护性,程序设计和人的行为接近,并且高效。这份语言的修订版是为了提供更大的灵活性和扩展性,存储管理的额外控制和同步,以及标准化的程序包以支持重要的应用程序领域,同时保留原来的重点。对于程序设计语言促进可靠性和简化维护难度的需求已被确立。因此程序可读性的重要性高于轻松地写代码。例如,语言规则要求程序变量应当明确声明并指定它们的类型。由于变量的数据类型是不变的,编译器可以确保对于变量的操作适用于该类型的对象。

  另外,有错误倾向的符号已经避免,并且语言语法避免了编码形式的使用,使更倾向于英语的结构。最后,Ada 语言提供了程序单元单独编译的功能,使程序开发和维护简便,同样也提供了在一个单元内多个单元之间的检测。考虑人类程序员的问题也在设计时被强调。总而言之,在继续避免过多复杂句型的缺陷的同时,尝试以一致系统的方式保持相对较少的底层概念。

  Ada 语言最初设计是为了构建长周期的、高度可靠的软件系统。它提供了一系列功能来定义相关的数据类型(type)、对象(object)和操作(operation)的程序包(package)。程序包可以被参数化,数据类型可以被扩展以支持可重用库的构建。操作既可以使用方便的顺序控制结构,通过子程序(subprogram)来实现,也可以通过包含并发线程同步控制的入口(entry)来实现。Ada 也支持单独编译(separate compilation),在物理层上支持模块性。

  Ada 包含了很复杂的功能以支持实时(real-time),并发程序设计(concurrent programming)。错误可以作为异常(exception)来标示,并可以被明确地处理。Ada 也覆盖了系统编程(system programming);这需要对数据表示和系统特性访问的精确控制。最后,提供了预定义的标准程序包,包括输入输出、字符串处理、数值计算的基本函数和随机数生成。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个图电子书用心读,有奖征文邀你分享!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bailunshicirenwupian/728.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