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拜伦诗词翻译 2020-03-07 20:42 的文章

雨果在中国:译介与研究

  2002年2月26日,是世界文化名人雨果诞生200周年纪念日。为什么要纪念雨果?因为雨果是创造人类精神文化奇观的伟人,他的思想与作品,包括诗歌、小说、戏剧、散文、文艺理论与批评等各个领域,“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顶点,高踞于金字塔的尖端,仅仅每一个单方面的成绩就已经足以构成一块块不朽的丰碑。”① 为了更好地继承雨果的这份对世界文学、文化曾经产生并将继续产生重大影响的遗产,本文试图对一百年来雨果作品在中国的译介与研究作一比较系统的回顾与梳理。

  从20世纪初迄今的100年间,雨果作品在中国的译介一直没有停歇,其中译介得最早最多的是他的小说。

  (1)《悲惨世界》译介。这部杰作的故事片断最早见于光绪29年5月20日(即1903年6月15日)出版的《浙江潮》月刊。该期月刊发表了年仅22岁的鲁迅翻译的雨果短篇小说《哀尘》,译者署名为庚辰,作者名译为嚣俄。全文2000余字,以古文成分极浓的文言译成。译者在正文前作有“题解”,内云:“此嚣俄《随见录》之一,记一贱女子芳梯事者也。……芳梯者,《哀史》中之一人,生而为无心薄命之贱女子也,复不幸举一女,阅尽为母之哀,而辗转苦痛于社会之陷阱者其人也。”末了引出译者的无限感慨:“嗟夫社会之陷阱兮,莽莽尘球,亚欧同慨,滔滔逝水,来日方长,使嚣俄而生斯世也,则剖南山之竹,会有穷时,而哀史缀书,其在何日欤?其在何日欤?”②

  同年,苏曼殊翻译的《惨世界》在《国民日报》上发表。1907年,《悲惨世界》的第一个单行本由上海商务印书馆翻译出版,书名为《孤星泪》。此外还有《时报》社出版的节译本,书名为《逸囚》。1929年,由李丹译、方于校的《悲惨世界》第一部收录在商务印书馆《万有文库》第一集,分9册出版,书名为《可怜的人》。1931年,柯蓬州以《少年哀史》为书名翻译出版了这部小说的压缩本。此后,李敬祥于1936年、微林于1944年、徐泽人于1950年、周光熙和岳峰于1953年又翻译出版了这部小说,均为节译本。比较忠实于原文、在读者中影响最大的全译本是由留法学者李丹、方于夫妇用长达半个世纪的心血译竞的,从1958年至1984年全部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齐(第一卷,1958年;第二卷,1959年;第三、四卷,1980年;第五卷,1984年)。此后多家出版社又先后出版了许多节译本、缩写本,译者和改写者有陈宗宝、毕东岳、王振孙、廖星桥、周光熙、丁雪英、佘协斌、朗维忠、杨元度、林小菁等。近些年又先后出版了多种复译本,译者有李玉民、州长治、潘丽珍等。

  (2)《巴黎圣母院》译介。最早的译者是俞忽,1923年以《活冤孽》为书名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1946年,上海群学书店出版了由越裔译述、以《钟楼怪人》为书名的节缩本。1949年,陈敬容的全译本由上海骆驼书店印行。此后的全译者有管震湖、陈宗宝、潘丽珍、施康强、李玉民、罗国林、罗仁携等。节缩本译者有余耀南、李祥等。

  (3) 《九三年》译介。这部小说首译于1913年,译者署名为东亚病夫,即我国晚清著名作家兼翻译家曾朴,书名为《九十三年》,先于1913年连载于上海《时报》,次年由有正书局刊印,后于1929年修订成两卷由上海真美善书店印行。继曾朴之后,林纾和毛文钟合作,又于1921年翻译了这部小说,以《双雄义死录》为书名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作者名译为预勾。1948年,董时光也翻译出版了这部小说。比较忠实的全译本译者为郑永慧(以《九三年》为书名于1957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此后的复译者有桂裕芳、罗国林等。

  (4)《死囚末日记》译介。始译于1906年,译者包天笑(即包公毅),以《铁窗红泪录》为书名发表于《月月小说》。1929年,上海现代书局印行了由邱韵从英译本转译的《死囚之末日》。1949年,黄峰又从英译本转译,以《铁窗末日记》为书名由上海长风书店出版。最后的译本定名为《死囚末日记》,1957年由上海新文艺出版社出版,译者李平沤。

  (5)《海上劳工》译介。初译者署名平情主人,书名为《噫有情》,1928年由真美善书店印行。后有伍光建的译本。以《海上的劳工》为书名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年份不详。较忠实的全译本于1980年由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译者罗玉君。此后又有许钧等人重译。

  (6)《笑面人》译介。《笑面人》首译于1931年,译者曾朴,连载于《真美善》季刊,书名为《笑的人》,未译竟。此后较忠实的全译本译者有鲁膺、郑永慧以及周国强等。

  (7)《布格-雅加尔》译介。始译于1905年,译者包天笑,以《侠奴血》(又称《侠女奴》)为书名,由小说林书局印行。鲁膺的新译本于1956年由上海新文艺出版社出版。此后有陈筱卿等人的复译本。

  (8)《葛洛特·格》译介。译者沈宝基,1959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此后有多人重译。

  (9)《冰岛的凶汉》译介。译者刘方,《以冰岛恶魔》为书名于1988年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此后有陈筱卿等人重译。

  雨果一生写的10多出戏剧,大部分有了中译本。最早以单行本形式出现的是曾朴译的《枭欤》(现译为《吕克莱斯·波基亚》),1916年由有正书局出版。阿英曾将此剧编入《晚清文学丛钞·域外文学译文卷》,并称曾朴所译此剧与马君武所译席勒的《威廉退尔》、胡嘏所译易卜生的《傀儡家庭》鼎足而三,“是从清末到‘五四’时期最足代表的翻译剧本”。③

  接下来译介的是《安日乐》,1917年由包天笑、徐卓呆合译,书名为《牺牲》,由秋星社刊行。该剧曾朴于1930年译作《项日乐》,张道藩1946年译为《狄四娘》,刘小蕙于1983年译为《安琪罗》。

  曾朴译介的雨果戏剧还有《欧那尼》(今译《艾那尼》)、《吕伯兰》(今译《吕伊·布拉斯》)、《钟楼怪人》(即《爱丝美拉达》),分别于1927、1928年由真美善书店出版。据说曾朴还译有《克林威尔》(现译《克伦威尔》)、《玛丽韵姐洛姆》(现译《玛丽蓉·黛罗美》)、《嬉王》(现译《国王取乐》)、《玛丽丢陶》(现译《玛丽·都铎》)等,但未见梓行。

  1947年,陈瘦竹据英译本转译了《欧那尼》,由上海群益出版社出版。解放后,李健吾译有《宝剑》,1957年由上海新文艺出版社出版。1986年,许渊冲翻译的《雨果戏剧集》,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此外谭立德等人也翻译过雨果的戏剧。

  最早的雨果译诗见于马君武1903年写的《欧学之片影》一文中,题为《重展旧时恋书》,后刊于1914年出版的《南社》第8期。该诗原题为《啊!我的爱情书简》,全诗共7节42行,马君武压缩为短短的七言八句:

  马君平也是最早译介雨果诗歌的先辈之一,他译有《妙龄,赠彼姝也》(载1913年《国学丛选》第3集)和《夏之夜二章》(载1914年《国学丛选》第6集)。之后,1926年,刘半农译有雨果《贫人》长诗,收入译者法国短篇小说集《失业》一书中。1936年,沈宝基翻译的雨果诗选发表在《中法大学月刊》第8卷第2期“雨果专号”上。

  和雨果的小说、戏剧译介相比,诗歌译介较少。解放后至1984年的35年间,单行本只出版了一本闻家驷翻译的《雨果诗选》,收录译诗22首,由作家出版社于1954年出版。直到1985年雨果逝世100周年后,雨果诗歌的译介才出现新局面。不仅有关报刊杂志与法国译诗选登载了大量雨果译诗,而且在短短七八年间就出版了众多的单行本,其中主要有:

  此外,由柳鸣九先生主编的20卷《雨果文集》中,包含了5卷译诗集,译者有张秋红、程曾厚、吕永英、李恒基等。至此,雨果一生创作的《颂歌集》、《歌吟集》、《东方集》、《秋叶集》、《暮歌集》、《心声集》、《光影集》、《惩罚集》、《静观集》、《历代传说》、《凶年集》、《做祖父的艺术》、《街头与森林之歌》等10多部诗集,都或多或少的有了译介。

  刘华译《莱茵河》,收入柳鸣九主编《雨果文集》第18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年;

  丁世中译《小拿破仑》、《教皇》、《至高的怜悯》,收入《雨果文集》第19卷。等等。

  柳鸣九译《雨果论文学》,内收雨果《莎士比亚论》、《论司各特》、《论拜伦》及多本诗集序,1980年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1998年加以增添后以《雨果论文学艺术》收入其主编的《雨果文集》第17卷;

  鲍文蔚译、法国阿黛尔·富歇所著《雨果夫人见证录》,上海新文艺出版社,1985年,再版时改名为《雨果夫人回忆录》;

  沈宝基、筱明、廖星桥译莫洛亚所著《雨果传》,湖南人民出版社,1983年;另一个译本系陈伉据俄文本转译,书名为《伟大的叛逆者—雨果》,世界知识出版社,1986年;此后又有周国珍重译,书名仍为《雨果传》,浙江文艺出版社,1998年;此书的节缩本由台北志文出版社出版,译者莫洛夫,1986年。

  我国对雨果思想及作品的研究,无论从时间和规模上看,还是从广度与深度上看,都可以说形成了一个专门学科——《雨果学》。除了众多译家为其译本写的“译序”、“前言”、“后记”本身就是上乘的研究文字外,各种报刊杂志发表了大量的研究论文,多种世界文学史或法国文学史书籍开辟专章专节对雨果进行论述,有关雨果研究的专著亦陆读出版,一些外国文学研究机构与高校定期或不定期举办各种雨果学术研讨会,这在我国的外国文学作家研究中是不多见的。

  早在1927年,即雨果发表浪漫主义文学运动宣言《序》100周年时,曾扑就在《真美善》杂志上出了一期《法国浪漫运动百年纪念号》,对浪漫派领袖人物雨果进行了特别研究介绍。1935年雨果逝世50周年时,茅盾撰写了《雨果和》、《雨果的》等介绍文字。

  解放后,对雨果的研究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1952年,雨果诞生150周年时,茅盾首先提出将雨果作为世界文化名人来纪念,这一倡议得到广泛响应。《人民日报》发表了《为保卫人类文化的优秀传统而斗争》的社论,指出:“雨果,我们是把他当作法国进步人民的一颗巨大的良心来认识的;我们十分尊重在雨果的作品及一生事业中所表现出来的民主主义、人道主义的精神和对人类的合理前途的渴望”。⑤ 全国各大报刊都登载了纪念文章或学术论文,一些著名作家、社会活动家、文艺评论家如茅盾、郭沫若、楚图南、洪深、唐 弢等人纷纷撰文纪念。1981年,雨果诞生180周年前夕,全国性的雨果学术研论会在长沙召开,仅大会收到的论文就有90篇。同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柳鸣九主编的《法国文学史》(中册),该书辟专章以长达72页的篇幅,详细而系统地介绍了雨果的生平与创作道路,阐释了雨果的文艺理论,并对雨果戏剧、诗歌、小说的创作背景、思想内容、人物典型、艺术特色及其影响与意义,进行了分析评论。1983年,漓江出版社又出版了柳鸣九的《雨果创作评论集》。1984年,商务印书馆出版了陈伯通撰写的《法国浪漫主义文学旗手雨果》一书。

  1985年是雨果逝世100周年。法国将这一年定为“雨果年”,举行了各种隆重的纪念活动。我国北京、武汉、南京、上海、长沙等地也分别举行了各种形式的雨果纪念会和学术研讨会。全国很多报刊杂志纷纷开辟雨果专栏、专题,充分显示了我国对雨果研究的重视与成绩。如武汉纪念会后,《法国研究》出版了一期《纪念雨果学术讨论会专辑》,罗大冈发表了《试论雨果》的重要论文。柳鸣九则在《外国文学欣赏》上发表了《雨果的意义与启示》一文。在此期间,不少文化单位和高等院校还展出了由法国“纪念雨果全国委员会”提供的有关雨果生平、著作、绘画的大幅系列图片。

  1998年是我国雨果译介与研究工作中最重要的一年。主要标志是,该年我国著名雨果学学者柳鸣九先生编选了一部《雨果精选集》(山东文艺出版社),主编了一套20卷的《雨果文集》(河北教育出版社)。这两部文集中收录的雨果作品,可以说是对近百年来雨果译介的大展示和大检阅,具有文化积累的重大意义;编选者柳先生所撰写的长达9万字的序言,包括总序和分序,则集雨果研究之大成,对雨果的思想及作品进行了前所未有的精辟独到的分析评论,可以说是一个世纪来雨果学研究的阶段性大总结。

  随着时代的发展与进步,对雨果的研究必将有新的发掘和新的提高,赋予新时代的新特色。比如随着研究的深入,我们不仅有了外国学者写的雨果传记的中译本,而且出现了由我国学者自己撰写的雨果传记,其中包括北岳出版社1989年出版的由张英伦撰写的《雨果传》,河北人民出版社于1999年出版的由葛丽娟撰写的《法兰西诗神:雨果传》。此外,还有各种雨果作品导读与鉴赏文字,如陆楼法等编著了《圣母院的钟声:雨果作品导读》(世界图书出版公司,1999年)。

  ①引自柳鸣九编选《雨果精选集》序:《文学奇观的创造者》第2页,山东文艺出版社,1998年。

  ②转引自施蛰存主编《中国近代文学大系·翻译文学集I》第718页,上海书店,1990年。

  ③转引自郭延礼著《中国近代翻译文学概论》第413页,湖北教育出版社,1998年。

  ⑤转引自郁青、珞骡《纪念雨果逝世一百周年学术讨论会纪要》,载《法国研究》1985年第4期第122页。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bailunshicifanyi/705.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