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拜伦诗词翻译 2020-02-17 11:48 的文章

第一个翻译雨果作品的中国人是谁

  

  第一个翻译雨果诗歌的是近代著名的南社诗人和翻译家马君武(1881-1940)。

  广西桂林人。他是近代著名的南社诗人和翻译家,后曾任广西大学校长。马君武早年曾留学日本,即开始翻译生涯。1902年他曾与马一浮(1883— 1967)、谢无量(1884—1964)在日本创办《翻译世界》,月出一册,共出6册。后来他又两次留学德国,1915年6月在柏林大学曾获工学博士学位,他是我国德国留学生中取得博士学位的第一人。马君武精通日语、英语、法语和德语,他的翻译面很广,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文学,他都翻译。《宣言》的纲领部分就是1906年夏由他译成中文登在《民报》上的。马君武的文学翻译最著名的是诗歌翻译,因为他本人就是一位著名的诗人,他译的英国诗人拜伦(George Gordon Byron,1799—1824)的《哀希腊》(此诗的翻译早于苏曼殊)、英国诗人胡德(Thomas Hood,1799—1845)的《缝衣歌》、歌德(J.W.Goethe,1749—1832)的《米丽容歌》、《少年维特之烦恼》中的《阿明(Armin)临海岸哭女诗》等,传诵一时,是近代与苏曼殊齐名的著名的诗歌翻译家。

  马君武因为早年(1900)曾在广州法国教会学校丕崇书院学习法文,1901年又赴上海震旦学院读书,仍继续学法文,故法文很好。所以马君武最早接触的文学名著恐怕就是法国作家雨果的诗歌了。马氏译的这首雨果诗歌最早发表于1903年,诗是附在《欧学之片影》一文中的,刊于《新民丛报》第28期(1903年3月27日)。全诗如下:此是青年有德书,而今重展泪盈裾。/斜风斜雨人增老,青史青山事总虚。/百字题碑记恩爱,十年去国共艰虞。/茫茫天国知何处?人世仓皇一梦如。评论收起

  最早以文字介绍雨果生平事迹和著作的,是在东京的中国留学生马君武。1903年3月27日出版的第28期《新民丛报》上,有他写的一篇《欧学之片影》的文章,其第三小节为《十九世纪二大文豪》,谈的正是拜伦和雨果两位大文豪的内容。马君武写道:

  雨苟者(一作嚣俄——原文如此。引者)法兰西之大文豪也,而实爱自由之名士也,国事犯也,共和党也。摆伦者,英伦之大文豪也,而实大军人也,大侠士也,哲学家也,慷慨家也。若二子者,使人恋爱,使人崇拜,使人追慕,使人太息。

  紧接下去,马君武介绍了雨果的诗集,共5部,它们是:《短歌与民谣集》、《东方集》、《惩罚集》、《静观集》、《历代传奇》、《凶年集》,也介绍了雨果的小说,它们是《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以及雨果的戏剧,有《欧那尼》、《吉尔·布拉斯》、《国王取乐》、《玛丽容·德·洛尔墨》等。虽然只是介绍了书名,而且用的都是法文原文,但就是如此,也够得上详尽的了。尔后,又有雨果生平的简单的叙述。这段文字,虽然只有300多字,但它在当时甚或在其后的10-20年间,至少在“五·四”运动之前,也是对雨果惟一的一段介绍文字。

  更有甚者,雨果青年时期的恋爱故事以及和恋人阿黛儿的往来情书,深深地打动了马君武这位广西游子的心。他把雨果回首当年朦胧的爱的一首诗译成了中文,作为上面那篇文章的结尾部分。难得的是,马君武用的是中国传统的旧诗形式来翻译的,而且是选用了对仗极严的七律来完成的。诗如下:

  此是青年有德书,而今重展泪盈裾。斜风斜雨增人老,青史青山事总虚。百年题辞记恩爱,十年去国共艰虞。茫茫天国去何处?人世仓皇一梦如!

  这首诗显然已经失去了法兰西诗歌的原汁原味。两种民族并不相同的文化背景,产生了异化现象,也是可以理解的。尤其是马君武用了对仗严格的表现手段,来体现原诗的格律,反倒增加了这首诗的汉民族文化的特点,如“斜风斜雨”一联,就一直受到某些名家的击节赞赏。南社诗人、诗歌评论家高旭就特别称道这首诗,说马君武的翻译“颇属异样新奇”,是诗人“别有怀抱与文字之外者。”(见高旭《愿无尽庐诗话》)。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bailunshicifanyi/596.html

标签云